八号六和论坛

四川宜宾塌桥事故追踪:承重钢缆竟然已生锈

发布日期:2019-09-20 05:42   来源:未知   阅读:

  重庆南门大桥位于宜宾城内的长江(长江上游也称金沙江)上,连引桥在内,大桥全长约1000米左右,主桥横跨度500余米,是一座提篮式跨江大桥。据了解,南门大桥是由政府投资几千万元,兴建于1990年11月建成通车,是连接宜宾主城区与南岸区的惟一一座公路桥梁,也是川南出入云南的交通要道,每天有几万辆机动车通过此桥。为宜宾经济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11月7日重庆南门大桥事故发生后,由宜宾市委书记李敦伯担任组长的事故调查领导组,正在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据悉,具体由该市交通局牵头,市监察局、安监局、公安局、建设局和所在区政府参加。

  四川省一些桥梁专家和工程设计人员在桥梁的断裂处进行了现场勘查,发现坍塌断裂之处露出一层薄薄的钢筋网,悬吊的承重钢管中露出了锈迹斑斑的钢缆。据现场一位工程人员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承重钢缆是装在钢管中且加了防锈油的,怎么会生锈?

  据宜宾市曾参加过泸州大桥、岷江大桥、马鸣溪大桥施工的吴工程师讲,这种动态式的悬吊式设计很可能有问题。从南门大桥断裂的状况看,两边的断裂处都是在主桥与引桥的结合点,恰恰也是吊桥动态与静态的结合点。因受力不均,一边垮塌后,使桥面的支撑力发生波浪形摆动,造成另一边也垮塌。吴工程师还说,从现场看桥的伸缩缝过大,部分施工材料不合格也是造成桥面断裂的原因之一。

  据宜宾市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讲,1999年綦江虹桥事件后,宜宾有关部门就对此桥进行过一次“体检”,当时被验收合格。两年前,宜宾一位记者曾对该桥的安全隐患作了一些报道,但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足够重视。

  宜宾市民目前最关心的是,南门大桥因何种原因坍塌。有市民说此前就发现有裂痕,且桥面时常积水,有人说是该桥实际负荷超出了设计负荷所致。而桥梁专家、重庆交通学院教授顾安邦分析,估计是大桥吊杆断裂造成坍塌。

  桥梁专家、重庆交通学院教授顾安邦,昨日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未到现场实地勘察,具体原因不好下结论。3814七星高手论坛精选,他分析,作为中承式拱桥,越靠近拱圈的吊杆就越短,相对于其他位于桥中间、较长的吊杆,它的刚强度较大,而应付变形的能力就越小,相应受力就较大。相对而言,它最易断,从而引起大桥坍塌。

  由于现场早已封锁,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对大桥又知之甚少,因此,此桥具体的设计单位和建筑单位,及设计承受能力等,均无从得知。

  在宜宾南门大桥悬吊着的中间桥面上停着一辆货车,进退不能。据驾驶员讲,当时他驾车刚从北岸上桥,后面的一段便垮了。见此,他准备将车开到南岸去,没想到此时前面又垮了一截。驾驶员进退不得只好将车停在断桥中,直到当天10时左右,连同驾驶员在内的5个幸存者才被救援人员用吊车转移至安全地带。

  目击者宜宾南门大桥北桥头一杂货店老板贺祥(化名)介绍,事发时,他正在店里忙碌,忽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只见一团烟雾在前方20米远的南门大桥上冲天而起,紧接着江面上溅起十多米高的水柱冲向天空。

  在金沙江上摸爬滚打了20多年,宜宾航道三处职工王成华,是在7日从金沙江上游运河沙到宜宾的。当晚,他便躺在“船舶310号”货船上,早早入睡了。

  “只听见轰隆一声,一尾中特免费资料大全如同夏天的炸雷。”老王回忆起当时一幕,“我还以为是在做梦,或被雷打了,全身不能动弹。”清醒后老王发现大桥坍塌下来的预制石块等,已压垮了货船,他被埋在棚下。

  “我费尽全力,终于将头和上身露了出来,死亡的恐惧令我感到十分无助。”最后,老王凭着求生的本能逃上了岸。当时,四周一片漆黑。“我眼一黑,倒地。”

  7日凌晨,17对承重钢缆吊杆中突然间4对(8根)断裂,导致大桥两端(桥北20米、桥南40米)发生坍塌。南门大桥不仅是宜宾南北交通动脉,同时也是宜宾城区水、电、气和光缆光纤的主要通道。因此大桥断裂后,宜宾9县一区对外联络的一切通讯中断长达6个小时;南岸近10万居民因闭路电视线时仍不能收看电视节目。

  “轰隆”的巨响震醒了熟睡中的宜宾城,获知此噩耗的人们迅速赶到现场。垮桥拉断了大桥上的光缆,全城通信迅即处于瘫痪状态。没办法报警,早到的市民便跑步到公安局报警,到医院通知。

  宜宾南门大桥轰然垮塌后,导致了南北交通中断。11月7日上午有关部门立即用红砖在桥的两头砌了两堵厚厚的围墙。因过江的惟一轮渡在两个月以前卖掉,通往南门大桥的过境车辆只好选择其他通道就近绕行。为解决10万居民南来北往的交通问题,有关部门立即从泥溪、江安、泸州等地调来7艘渡船,重新恢复停摆10余年的轮渡,同时疏导部分人员从附近铁路桥过河。

  昨日上午9时,记者再次来到沱江码头。负责此河段摆渡的是泥溪8号和兴隆3号,大中华心水论坛两艘渡船在断桥附近交叉摆渡,船船爆满。记者仔细清点,每次过渡人数都超过200人。

  尽管有人维护秩序,但遇大浪时,里面的人纷纷倾倒,站在船头的人们险些栽进河里。由于渡船严重超载,不少乘客都胆战心惊。

  7日晚,记者从宜宾有线电视三台的新闻中,听到了“修复大桥”的说法。虽然目前官方还没有断桥去向的定论,但部分市民对“修复”的做法有点异议:“如果利用现有断桥桥面进行修复,以后恐怕很多人不敢上桥。”